年至而立的弗雷迪·阿杜,已经失业半年了,在去年年末与拉斯维加斯光明分道扬镳后,这位曾经的“美国偶像”一直未能等到新球会的接洽。不过,没球可踢的他倒没有无所事事,在两位朋友的劝说下,阿杜在过去几个月时常会开着凯迪拉克去往巴尔的摩,临时客串一下青训教练的角色。

“嘿,弗雷迪!”当阿杜笑容满面地走进球场时,迎接他的就是一帮13岁孩子的热血呼喊。在这家名为Next Level Soccer的青训俱乐部,原本只打算兼职一个冬天的阿杜,已经不知不觉地迎来了夏天。没有目光如炬的聚焦,没有人声鼎沸的呐喊,他只是在每一堂训练课对这些孩子言传身教。他说,在每周两到三堂训练课的感染下,他已经久违地感到了足球的纯粹与快乐。

难道说,这就是昔日天才的生涯终点吗?至少现在,阿杜还没有这样的打算:“其实,我还不算是特别老吧,我也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如果条件允许,他还是希望能在美国继续职业生涯,为此,他也会通过社交媒体抑或经纪人,去联系一些可能出现的下家。

虽然未曾轻言放弃,但回溯过去两年的生涯走向,阿杜能在球场活跃的时间可能线月去往美国足球联赛的新军——拉斯维加斯光明试训前,阿杜的俱乐部生涯就一度搁浅15个月,只能依靠个人训练去维持身体状态。诚然,阿杜与拉斯维加斯的缘起不算糟糕,他也凭借还算顺利的试训,得到了一份有保障的短期合约。

在拉斯维加斯队友和教练的记忆中,阿杜的声名与影响力,依然可以在球场博得专属于他的欢呼雀跃,“没错,大家都还记得他的名字”。然而,这样的关注与期待,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用时任教练伊斯德罗·桑切斯的话说:“现在的阿杜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他不仅失去了精气神,不再有饥饿感,还彻底丧失了应有的活力和能量。虽然阿杜声称自己要踢回美国职业大联盟,但在我看来,他在比赛中完全就是个老人,仅此而已。”

整个2018赛季,阿杜在拉斯维加斯光明出战15场比赛,共计654分钟,留下了1个进球和1次助攻。从赛季后半程鲜有出场的记录看,俱乐部高层已经对他失去信心。待到赛季结束后,曾经为美国队出战106场攻进34球的埃里克·温纳尔达,接过了拉斯维加斯光明的教鞭,这位长年在福克斯体育担当解说嘉宾的美国足球名宿,终究拒绝了阿杜继续留队的意愿。

埃里克·温纳尔达说:“在我们的球队中,弗雷迪·阿杜有很多人还在等待着第一次或第二次机会。但之于阿杜而言,他已经浪费了太多的信任,我们更愿意把机会留给其它球员。大家都知道,阿杜本该成为一名更好的球员,不过,我们的期待并没有成为现实。”

如果要为阿杜的足球生涯拍摄一部纪录片,《天才的坠落》恐怕就是最好的名字。要知道,当阿杜与眼前的这些足球小将同岁时,他已经走上了美国职业大联盟的赛场。作为2004年当仁不让的状元秀,1989年6月2日出生的阿杜,与华盛顿特区联签下了美职联历史上最年少球员的职业合同。依仗于舆论的渲染和过人的天赋,他甚至得到了“下一个贝利”的美誉。

曾几何时,早在阿杜8岁时就慧眼识珠的阿诺德·特拉扎伊如是说道:“对于阿杜而言,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了,他根本就没有付出努力的概念。”阿诺德·特拉扎伊清楚地记得,他目睹过阿杜在个人炫技时的无所不能,也唏嘘感叹过这个孩子在无球时的懈怠与懒惰。或许,这个美国天才的足球认知,仅仅停留于自己玩耍的游戏。

对于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而言,职业体育的利益与现实,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耐克和百事可乐送出的代言合同,华盛顿特区联的优厚待遇,还有公众与媒体的野蛮捧杀,可想而知,他对于足球的专注势必会受到影响。在离开华盛顿特区联后,阿杜先后效力过皇家盐湖城、本菲卡、摩纳哥、贝伦人、阿里斯、里泽体育、费城联、巴伊亚和雅戈丁那等俱乐部,足迹遍布葡萄牙、法国、希腊、土耳其、巴西、塞尔维亚和芬兰,但如今看来,他并没有找到理想中那个可以静下心来、好好踢球的地方。

足迹遍布多国的弗雷迪,并没有找到理想中那个可以静下心来、好好踢球的地方。

兑现天赋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阿杜的足球生涯无疑是最好的例证。经历了十多年的辗转漂泊和壮志未酬,只想触碰纯粹足球的阿杜,已经开始向后辈送出更多的忠告。他的职业生涯不算成功,但他的人生阅历却精彩纷呈。

弗雷迪·阿杜曾经梦想着踏上欧冠决赛的舞台,然而,这样的理想世界已经与他天各一方。

维尔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