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4年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是满清国运的转折点,在这场战争之前,这个古老的帝国还撑着一个大国的架子。

特别是三十年前的中法战争,双方打成平局,一举扭转满清对外战争屡战屡败的形象,加上洋务运动,以及左宗棠收复新疆,一时中国颇有点中兴的样子。

但是甲午战争却彻底将中国打入深渊,一个小小的日本轻易就掀翻这个庞大的帝国,满清虚弱的本质在列强眼里暴露无遗,然后才有后面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

呃,这个原因很多我们就不展开了,我们只关注一个很流行的说法——北洋水师“二十年未添舰添炮”——这个表述有点夸张,不过基本也算属实。甲午速射炮

1888年北洋水师成军之后,到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确实6年时间既未购置新的军舰,也没更换更犀利的速射炮。

另一个是1891年时任户部尚书翁同龢因为与李鸿章宿怨(这个是事实,翁同龢大哥就是被李鸿章一本折子整死的),上了一个折子——

折子内容就是三年内暂停南北洋水师对外购置洋枪洋炮与船只,这个折子被满清朝廷批准了。

因为这两个原因,后世就把北洋水师覆灭的屎盆子扣在慈溪与翁同龢身上,一个为一己私利挪用海军军费修园子;一个为个人恩怨卡海军的脖子。两个自私自利的反面角色形象就跃然纸上。

今天这篇文章不是为了给慈禧与翁同龢翻案,而是让大家学会在复杂的历史背景下去分析历史人物行为的逻辑与动机。只有具备这样的思维方式,我们才有可能探寻到历史的线 筹建北洋水师

光绪皇帝还是一个婴儿就被抱进皇宫当了皇帝,因为年幼无法处理政务,所以,才有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

1887年,光绪在大婚前两年亲政,但是这一年慈禧没有直接退,在朝堂议事时,慈禧这个皇太后与光绪皇帝还是坐在上面。

慈禧执政十五年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威望,加上满清是以“孝道”治天下,所以,理论上已经亲政的光绪皇帝还得向同样住在紫禁城的慈禧早请示晚汇报,国家大事还是慈禧拿主意——光绪没有真正拿到最高权力。

只要慈禧搬出皇宫,不仅光绪就有理由不用去早请示晚汇报——离得太远嘛,而且慈禧搬出紫禁城这个权力中枢也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皇太后已经是彻底退居二线了。

所以,这个颐和园建设完工以及慈禧入住就是满清帝后两代人实现权力交接的标志。

请注意前面罗列的这个时间线年)二月,光绪下诏修颐和园,而光绪是在1889年大婚,也就是说,在光绪大婚之前(理论上皇帝真正亲政),其实光绪与慈禧已经达成协议,为慈禧养老修建颐和园——

颐和园占地290公顷,就是4350亩,这么大的面积要修建一座美轮美奂的皇室园林,后世统计大致花费了3000万—4000万两白银。

当时满清中央财政一年收入大致是8000万两白银,在没有战事以及大的自然灾害的情况下,每年财政盈余不超过300万两。

所以,从1888年—1889年,满清中央财政全力保障这个大婚的开支,这场大婚花费白银达到550万两。

所以,1891年翁同龢上书请停南北洋水师对外购置洋枪洋炮与船只就是一种必然。

翁同龢一个折子就砍掉了北洋水师大部分军费!如果是过去翁同龢敢这么干,李鸿章早就一跳八丈高。但是,这次李鸿章却罕见的保持沉默。

所以,不管是所谓的奕缳“挪用海军军费”给慈禧修园子,还是翁同龢上书请求削减北洋水师军费在当时的历史大背景下——你很难用对与错,或者昏庸、贪婪还是自私自利来评价。

另外,阿曼达·斯特朗八卦大家不要觉得满清统治集团对海军建设不上心,北洋水师建设除了中央财政拨款,各省协饷也高达几千万两,如果不是满清统治集团高度重视海军建设,让各地督抚从地方财政掏出几千万两白银为北洋建设水师是不可能的。

可能有人会觉得慈禧太贪恋权力,如果在光绪大婚之后就完全交权就没有后续一系列的麻烦事,也就不给满清政府财政造成这么大的负担。

但是慈禧还住在紫禁城,按照清朝祖制,皇帝必须每天都要去给皇太后请安——这是彰显清廷以“孝道”治天下的象征。

所以,只要慈禧不搬出紫禁城,光绪就不能真正掌权,这是从慈禧到光绪到满朝官员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