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不是真人,是虚构的,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Holmes)是由19世纪末的英国侦探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虚构侦探。在阿瑟·柯南·道尔在的小说中,福尔摩斯称自己是一个名家侦探的顾问,诺伍德也就是说当有警察或者侦探遇到解决不了问题的是都会来请教福尔摩斯。福尔摩斯经常坐在家里不出门就可以破获去多的大案要案,但是阿瑟·柯南·道尔在的小说中大部分都是遇到一些连福尔摩斯坐在家里也破不了的案子。

需要福尔摩斯亲自出门去查探才可以破获,福尔摩斯非常善于通过案发现场的小细节和一些细节的推理来破获案子。

在《亚瑟柯南道尔的一生》这本传记中,柯南道尔在他晚年的一段采访中坦率的承认了:“也许我能这样表示,夏洛克福尔摩斯只是文学作品里的一名人物。他(福尔摩斯)承载了我对爱丁堡大学的一名医药学教授的回忆”。

在柯南道尔在写给Bell教授的一封信中说道,“是你让我塑造了福尔摩斯”。柯南·道尔一共写了4篇长篇、56篇短篇的福尔摩斯系列小说。绝大多数的故事,是以福尔摩斯的朋友及传记作家约翰·H·华生医师的角度叙述的。只有两篇是由福尔摩斯亲自叙述、两篇是由第三人称角度撰写。

从1881年起,福尔摩斯一直住在伦敦的贝克街221号B,并在此做着自己的咨询侦探生意。直到华生医生来到时,福尔摩斯一直独自工作,但有时雇佣城中底层社会中的人来完成任务,包括被他称作是“侦缉队贝克街分队”的线人。

以及一群街头孩子(《血字的研究》、《四签名》、《驼背人》)华生称福尔摩斯在习惯和生活作风上“玩世不恭”。虽然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中,福尔摩斯被描述为“猫一样”的爱干净,但华生依然称福尔摩斯不拘小节,诺伍德无视当下的仪容准则。

在故事中,福尔摩斯会进入各种杂乱的文献和文物,从中找到他所想要的资料。在《墨氏家族的成人礼》(或译马斯格雷夫仪礼)当中,华生称福尔摩斯是:“虽然他的思想方法敏锐过人,有条有理,着装朴素而整洁…把烟卷放在煤斗里,把烟叶放在波斯拖鞋顶部。

而一些尚未答复的信件却被他用一把大折刀插在木制壁炉台正中…他最不喜欢销毁文件…这样月复一月,他的文件越积越多,屋里每个角落都堆放着一捆捆的手稿,他决不肯烧毁,而且除了他本人外,谁也不准把它们挪动一寸。”

华生常常注意到福尔摩斯非同寻常的进食习惯。侦探虽然探案中有时会胃口大好,但也常常被描述为废寝忘食,例如在《诺伍德的建筑师》当中,华生称:“福尔摩斯自己却没有吃早饭。他在比较紧张的时候就不让自己吃东西,这是他的一个特性。

我见过他滥用自己的体力,直到由于营养不足而晕倒。”不管怎样,福尔摩斯与华生的友谊是他最重要的关系。在许多故事中,福尔摩斯对华生的好感,常常隐藏在他冷酷、智慧的外表之后。例如,诺伍德在《三个同姓人》中,华生与歹徒搏斗中受伤。

虽然子弹造成的伤害是“肤浅的”,但这令华生大为感慨:“当我知道在这表面冰冷冷的面孔后藏着多么深的忠诚和友爱时,我觉得受一次伤,甚至受多次伤也是值得的。他那明亮而坚强的眼睛有些湿润了,那坚定的嘴唇有些颤抖。这是仅有的一次机会。

使我看见他不仅有伟大的头脑,而且有伟大的心灵。我这么多年微小而忠心的服务,得到这一点感触我心足矣。”在一系列故事当中,福尔摩斯被描绘为爱国者,帮助政府处理一系列事关国家安全的任务。他在《最后致意》当中担任反间谍任务,故事的剧情是一战开始。

在射击训练时,侦探用手枪在贝克街的墙上打出了VR字样(维多利亚的统御 Victoria Regina)。他不寻求名望,允许警方拿自己的成绩占为己有。虽然面对官方同行有时会自负,但永远占理,要不就是为了更好为别人解决问题,急他人之急。

要不就是基于他对自己和他人能力及局限的准确评判。他和警方总体来说还是融洽的合作关系。直到当华生出版了自己的故事时,福尔摩斯的作用才水落石出。由于媒体报道和华生的故事,福尔摩斯变得出名,以至于许多人跳过警方,慕名而来。这甚至包括政府官员和皇室。

首相和波西米亚王自己曾到访福尔摩斯,请求他的协助。法国政府授予他荣誉勋章,表彰他破案的努力。斯堪的纳维亚国王是他的顾客,福尔摩斯曾经两次帮助过梵蒂冈。福尔摩斯在工作中冷静,不动感情。但当取得突破的时候,福尔摩斯会和常人一样变得激动。

但在真相大白之前有时会向华生或伦敦警察隐瞒。福尔摩斯常用拳头来应对困难,也毫无疑问是获胜者。在《“格洛里亚斯科特”号三桅帆船》中曾提及福尔摩斯是个训练有素的拳击运动员,在《黄面人》当中,华生称他“而毫无疑问,在与他同体重的人中。

福尔摩斯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拳击家。”福尔摩斯的死敌是莫里亚蒂教授(犯罪界的拿破仑),阿瑟·万特纳在《恐怖谷》中侧面描绘出教授诲人不倦的知识分子以及背后冷血精明的犯罪首脑的双重形象。莫里亚蒂教授最后在莱辛巴赫瀑布与福尔摩斯决斗时跌入深渊。

不是真人,福尔摩斯是阿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侦探形象。但有原型,据道尔自己在《真实的福尔摩斯》(The Truth About Sherlock Holmes)中叙述,是根据他见习于爱丁堡皇家医院时一名善于观察的老师Dr. Bell(也就是中国通常翻译的贝尔教授)的身上获得灵感。

不是真人,原型是他在医学院的贝尔教授,华生的原型就是作者柯南道尔本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