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黑队赛程

在网坛历史上,有这样一种特殊的“运动装备”,它既可以因为其奢侈品属性,而被视为身份和品位的象征。但在某些时候,它又被拿来与球拍、球鞋和球衣这些必需品相提并论,很多球星都拥有过自己的签名版产品,网球女选手历史地位从这层意义上说,香水作为网坛发展过程中一条独特的线索,能够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认识网球运动。

在很多时候,网球和香水这两个词的组合,几乎就可以被认为是加布里埃拉·萨巴蒂尼的代名词,尽管曾经在网球场上获得过许多重要荣誉,但这位阿根廷美女在商业和时尚领域创造的成就,才是她退役20多年之后,仍然能身居一线明星行列,保持着高人气的主要原因。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1988年奥运会女单银牌、1990年美网女单冠军、1988和1994年WTA年终总决赛冠军,这些记忆可能已经有些遥远,但是那些瓶身上镌刻着萨巴蒂尼的名字,带有鲜明个人特色的经典款式香水,吸引力却并未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退。

到目前为止,萨巴蒂尼名下已经拥有19款香水,有些令人意外的是,1989年,当时年仅19岁的她最初涉足香水调配和设计领域,推出的第一款签名香水至今仍然颇为畅销,毫不夸张地说,从19岁开始,萨巴蒂尼就在网球和香水领域同时拥有两段职业生涯,后者甚至显得更加成功:她作为职业网球选手,挣到的总奖金不到880万美元,而她名下的香水产品,每年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却往往能达到千万美元级别。当然,萨巴蒂尼的网球生涯,对她在商业领域取得成功也很有帮助,如果不是因为职业生涯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好友格拉夫的关系,很难想象萨巴蒂尼能在德国拥有自己的第一条香水生产线,多年来,德语国家都是萨巴蒂尼香水销量最好的地区之一。

萨巴蒂尼在宣传和推广自己品牌香水的时候,通常根本就不提网球二字,可见她对于产品本身的质量很有信心,这也让她的经纪人有底气说出“我认为加布里埃拉是有史以来,在香水领域最成功的知名人士”。而对于在“调香”方面不具备这种天赋的其他球星来说,即使只拥有一款能长期得到市场认可,具备个人特色的香水也很难得,莎拉波娃在这方面应该算是成功的典范。2004年,17岁的莎娃在温网夺冠之后,迅速成为商家的宠儿,而她最早签下的代言合同之一就来自香水领域,当时外界普遍对“莎拉波娃香水”的市场前景并不看好,毕竟就在那之前不久,莎娃的前辈库尔尼科娃精心打造的一系列香水产品,都没能在市场上掀起什么波澜,更何况是一个当时还未成年的小姑娘?

2005年美网,当莎娃首次以头号种子身份参加大满贯赛事的时候,她的签名款香水也随即面世,这款不含酒精成分,中调香甜,尾调清淡的产品得到的评价褒贬不一,却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时至今日,莎娃的球迷仍然很容易在市场上找到这款香水,来感受偶像当年的青春气息。2004-2005年,同样正值职业生涯巅峰的罗迪克,则是莎娃在同一香水品牌下的“混双搭档”,尽管罗迪克已经退役多年,以他名字命名的男士古龙水却依然受到欢迎。相反,球场上的常青树费德勒却无法在香水领域保持同样的韧性,2003年,费德勒曾经推出包括古龙水和须后水在内的一系列男士化妆品,产品的设计和日常经营都是由米尔卡负责,但2009年两人结婚生子之后无暇再照顾这项生意,只能让“费德勒的味道”暂时“失传”。

费德勒的离开,让纳达尔成为目前唯一涉足香水领域的男单“巨头”,无论是早年以追风少年的形象挥洒青春活力,还是后来更大胆地在镜头前秀出自己完美的身材,纳达尔在为服装品牌代言的同时,也“顺便”收获了符合自身气质的运动型香水。纳达尔对时尚的热爱,也许或多或少是受到现在担任他教练的儿时偶像卡洛斯·莫亚的影响,莫亚不仅推出过包括古龙水、须后水在内,一系列经过精心设计的签名款男士化妆品,甚至还有相应的女士版本,若论过去20年男子网坛哪位名将“最懂女人香”,莫亚应该不遑多让,从这层意义上说,纳达尔在成长为时尚达人的道路上,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向老大哥学习。

追溯网球和香水的历史,你会发现从12世纪网球运动的雏形出现开始,二者发展的时间线就有不少交集,现代网球运动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迎来大发展,同一时间,香水也作为一种时尚单品开始流行起来。1919年,苏珊·朗格伦在一战之后举行的首届温网比赛中,穿着当时惊世骇俗的无袖上衣搭配短至小腿的百褶裙亮相,开启了网球服装的一个新时代,而不那么为人熟知的是,为朗格伦设计服装的著名设计师让·巴杜(Jean Patou),同时也拥有自己的香水生产线,让·巴杜旗下最著名的香水款式,是1930年推出的,号称世界上用料最昂贵的香水“喜悦之水”(Joy),但从1925-1927年,让·巴杜在设计女装的同时,最早推出的几款相对不那么奢侈的香水和护肤品,就已经得到了朗格伦,以及当时另一位女网巨星海伦·威尔斯的青睐。

来源于“贵族运动”的网球发展史,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部时尚进化史,如果说球衣是最能体现网球和时尚联系的载体,那么香水往往就作为一种附加装备,给那些在赛场上挥汗如雨,在场外却需要变身绅士淑女的球员们提供“第二层皮肤”。像让·巴杜在1927年推出的“占星术”香水,也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款防晒油,成为爱美的网球女选手的福音。那些能够创立个人服装品牌的网坛名将,有时也会进军护肤品和化妆品领域,比如拉科斯特这个拥有86年历史的老品牌,如今已经将香水当成三大主打产品之一,但瑞典球王博格在2010和2013年陆续推出的8款香水,现在看来则并没有太高的关注度。

和网球项目对传统的尊崇类似,在香水领域,也有一些经典款式多年来长盛不衰,比如现在依然可以在市场上找到原始配方的让·巴杜早期作品,从而重温苏珊·朗格伦所处年代的气息。但经典款式并非适合所有人,像小威因为身体容易过敏,在很多年里都只能被迫远离香水,直到她发现一款纯天然制造,不含人工合成成分,也不含动物性原料的新产品,才算是终于找到知音,随即对该产品进行了投资。另外,小威也在筹划推出自己的美容护肤品生产线,以她对时尚和健康的理解,我们有理由期待一些不拘泥于传统观念的新创意。

《网球天地》杂志2019年第3期来袭~封面:德约科维奇,封底:费德勒,海报:德约科维奇、小威